泰兴翻译公司,泰兴翻译机构

泰兴翻译公司 泰兴翻译公司 泰兴翻译公司
123

科技名词翻译及其它

[摘 要] 科学技术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学术品牌,我们一方面要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合作与交流,但另一方面也不能丢了中国这一学术品牌。过去我们中国人就是由于缺乏自己的国际学术品牌,因此在国际学术竞争中总是处于劣势。从以前各相关学科建设上讲,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是国外的;科学学、技术学是国外的;科技史(科学史与技术史)是国外的;科技社会学(科学社会学)是国外的;科技政策学是国外的;科技情报学是国外的;等等。我们都是在跟着别人走,缺少原创性,这样不行,这个局面一定要改变过来。科学技术学从其学科特点上看就是一个综合,综合就是创造,我们中国人的综合能力是很强的,因此,这一学科更适合于在中国的创建与发展。现在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全面复兴的伟大时代,随着新世纪的到来,21世纪越来越显示出中国的崛起。历史再变,现实也在变,我们作为时代的先觉者(知识分子)更应该有这份敏感。科学技术学不是“进口产品”,科学技术学是中国人的独创,是中国人最早提出并在科学技术学学科建设方面取得初步成功的一门新兴学科。是完全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门新兴学科。在这门学科的建设方面不是我们与国外接轨,而是国外应与我们中国接轨,因为,这门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完全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的一次重要理论创新。

[关键词] 科学技术学,学科名词翻译,学术接轨

1.关于科学技术学学科名称翻译

关于“科学技术学”学科名词翻译问题,其实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学术问题,但我觉得有必要谈点我的看法。我认为“科学技术学”一词应翻译成:“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这样翻译一方面比较符合这一词汇的实际意思,另一方面则更显中国科学技术学的学科特色。我的这种译法是直接从科学学(The Science of Science)与技术学(The Science of technology)延伸过来的。当然现在国内学术界有人为了更好地与国际学术界进行学术交流和学术接轨,将科学技术学翻译成Science & Technology Studies(或将Science & Technology Studies翻译成科学技术学)也是可以的,不过我觉得最好还是应将“科学技术学”翻译成:“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即“科学技术的科学”。根据我的译法,诸如:北京大学科学技术学系可以翻译成Department for 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 Peking University;北京大学科学技术学研究所则可以翻译成Institution for 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 ,Peking University ;北京大学科学技术学研究中心可以翻译成Center for 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Peking University.在我看来,这样翻译才能比较准确地表达科学技术学这门学科名词的实际意思。

目前国内学术界就Science & Technology Studies翻译成科学技术学提出很多置疑,我觉得这很自然,也能理解。由于不是什么学术问题,我认为大家没有必要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研究它、去琢磨它,更没有必要为此进行争论。因为这样做既不利于科学技术研究事业的进步,也不利于科学技术学学科建设事业的发展。
泰兴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从科学学学科发展的历史上看,早期国际科学学家曾用“ Science studies”表示过“科学学”学科名称,后来由于种种原因,J.贝尔纳和D.普赖斯等人觉得不太好,并根据波兰学者的意见,将此类学科的名称确定为“Science of science”,即所谓“科学的科学”,后来他们还集体出了一本书(论文集),就取名叫“科学的科学(science of science)。这本书曾被我国学者赵红洲先生和蒋国华先生共同翻译成中文,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科学的科学“即是我国学者过去提出的”科学学“。现在国外学者又将技术问题纳入研究范围,提出”Science & Technology Studies“。据此,我们中国学者又随之将其翻译成”科学技术学“,这从某种情况讲也是可以接受的,但同样出现D.普赖斯先生等人过去所遇到的种种类似问题。因此,我想我们现在也完全可以按照D.普赖斯等人的思路将”Science & Technology Studies“更名为”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即”科学技术的科学“即”科学技术学“。并将”科学技术学“翻译成 ”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我的这一译法,清华大学曾国屏先生曾在全国科学技术学学术研讨会期间与我私下交流过意见,他告诉我,他曾将我的这种译法与国外学者交流过,国外学者认为我的这种译法有”王中王“之嫌,这样不利于学术平等交流,我觉得国外学者提出这种看法是有一定道理的,因此,目前大家应慎用。不过,从科学技术学学科建设的中国特色角度上讲,我们今后可不可以造一个新词来表达”科学技术学“。如果真要造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科学技术学“学科名词,在这里我建议造一个新词”Scitechics“来表达”科学技术学“。即将”Sci“表示”科学“,将”Tech“表示”技术“,将”-ics“表示为”学“,这三个方面的结合(Sci-tech-ics)就是Scitechics.这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比较符合英文的造词规范。我的这个想法曾发电子邮件给北大刘华杰先生,也在全国科学技术学学术会议上私下与科大徐飞先生谈过。他们既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我想在这里是否可以提出来由大家共同讨论讨论。我本人不是英语构词专家,在这里如果闹出笑话请广大同仁们见谅。

2.关于科学技术学与国际相关方面研究的接轨问题

其实对科学技术问题的研究长期以来一直是国内外学术界关注的重点和热点。因此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成立了很多相关的学术组织和学术研究机构。研究的内容基本上比较一致,主要包括科学技术的哲学、历史、社会、经济、管理、政策、法律等等方面,只是各学科侧重点不一样而已。目前国内外从事于科学技术问题研究的相关学会组织和它们的主要研究领域是:

(1)在国外与科技学研究相关的学会组织主要有:国际科学史与科学哲学联合会(International Union of the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IUHPS)、国际科学计量学与信息计量学会(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Scientometrics and Informetrics, ISSI)、国际科学哲学学会、国际科学史学会、美国科学史学会、英国科学史学会、美国科学社会学会等等。它们所从事的学术研究领域主要是:“Science & Technology Studies”、“Science,Technology & Society”、“ Philosophy of Science ”、“ History of science & technology”、“Science of science”、“Informatic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等等。

(2)在国内与科技学研究相关的学会组织主要有: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中国科技史学会、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中国科技情报学会、中国未来学会、中国软科学研究会、中国生产力研究会等等。它们所从事的学术研究领域主要是: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科学技术史、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科技管理)、科技情报学、科技未来学、科技经济学等等。
泰兴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综上内容,我们可以看出,它们都是把科学技术作为对象在进行研究,不过都是在从各自学科的不同角度研究科学技术问题。因此,从各自专业方面看,由于各学科的侧重点不一样,它们对科学技术问题的研究相对来说就比较专业、比较独立;但从总的方面看,国内外就科学技术整体问题的研究就显的比较散,也比较乱,没有比较完整的学科规范结构,学科框架也不严密,学科内容也不完整。尽管国内外学术界曾想通过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研究(国内)和Science &Technology Studies(国外)克服这种局面,但到目前看来均未获得真正成功。不过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内外这方面的研究将会朝着学科综合化、交叉化、横向化、边缘化方向发展,同时也将会朝着学科规范化、严密化、整体化、系统化方向发展。而这种综合化、交叉化、横向化、边缘化、规范化、严密化、整体化、系统化发展的结果,必然导致一门研究总体科学技术问题的新兴学科—-科学技术学(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的产生,因此创建科学技术学将成为未来国际科学技术研究事业的必然趋势和最终选择。到了一定的时候,科学技术学(The Science of Science & Technology)在国内外学术界就会自然名正言顺,顺理成章地发展起来。因此,现在科学技术学事业发展的一切努力就是要加速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的现代化(国内)和加速“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的现代化(国外)。只有它们的现代化才会有科学技术学事业的合法化。在我看来,科学技术学事业的发展将会以一种全新的理念和全新的理论模式向前拓进,这个理念和模式就是生命科学(信息科学)。21世纪是生命科学(信息科学)的世纪,生命科学将成为带头学科。生命科学(信息科学)的理念替代物理学理念将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我认为科学技术学研究从一开始就要重视理论创新,这非常重要。科学技术学事业不能仅仅靠写几篇介绍科学技术学方面的文章就了事。如果这样做在学术上就是一种浮燥的表现,对科技学学科的发展就是一种不负责的做法。这样做是不可能给科学技术学事业带来永久生命力的。国内的自然辩证法研究就是因为没有相应的理论规范的构建,而在学科发展过程中遇到学科建设上的重大危机。我想国外的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也会与中国的自然辩证法研究情况一样遇到这个问题。当然危机不是什么坏事,正是有这种危机才促成科学技术学学科的迅速诞生。不过我认为科学技术学事业的发展一定要汲取上述学科发展的教训,少走弯路,从一开始就要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和学科规范的建设,这样才能给科学技术学事业的发展带来长久的生命力。现在很多人并不知道科技学学科的发展将对未来科技事业产生什么影响,更不知道它将对未来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研究的发展产生何种影响。随着科学技术学事业的发展,人们会逐步地意识到这们学科的重大理论意义。作为科技学工作者有责任和有义务做此宣传。但要善意地,有耐心地与相关学科和非相关学科方面的专家进行沟通,这样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和重视,建立学科认同感。否则将会遇到各种非议和责难,从而影响科学技术学学科的健康发展。

基于上述观点,我现在始终强调科学技术学研究的中国特色。我觉得这非常重要,科学技术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学术品牌,我们一方面要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合作与交流,但另一方面也不能丢了中国这一学术品牌。过去我们中国人就是由于缺乏自己的国际学术品牌,因此在国际学术竞争中总是处于劣势。从以前各相关学科建设上讲,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哲学)是国外的;科学学、技术学是国外的;科技史(科学史与技术史)是国外的;科技社会学(科学社会学)是国外的;科技政策学是国外的;科技情报学是国外的;等等。我们都是在跟着别人走,缺少原创性,这样不行,这个局面一定要改变过来。科学技术学从其学科特点上看就是一个综合,综合就是创造,我们中国人的综合能力是很强的,因此,这一学科更适合于在中国的创建与发展。现在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全面复兴的伟大时代,随着新世纪的到来,21世纪越来越显示出中国的崛起。历史再变,现实也在变,我们作为时代的先觉者(知识分子)更应该有这份敏感。科学技术学不是“进口产品”,科学技术学是中国人的独创,是中国人最早提出并在科学技术学学科建设方面取得初步成功的一门新兴学科。是完全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门新兴学科。在这门学科的建设方面不是我们与国外接轨,而是国外应与我们中国接轨,因为,这门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完全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的一次重要理论创新。


泰兴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二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三
在线咨询